星期四, 11月 30, 2006

充滿挫折的教師

11月25日下午,阿慶打電話給我,說他到師大,買了一些書,因為還有一些時間,想找我聊聊。

那是週六的下午,許師父請假,所以我沒有去推拿。利用這樣的假日,我約好華藝公司的嘉雲,及在中華民國圖書館學會幫忙的詩媛,在明目書社看《圖書資訊學研究》最後的清樣。這份我主編的轉型刊物,打算在12月2日的年會,將第一卷第一期發給所有會員,因此趕著確定最後的內容。

因為有事,我本來想推辭阿慶的約見。但轉而一想,從口氣中,他似乎有很多事要說。這幾年與他接觸的經驗,知道他為了找教職已歷盡磨難,雖然好不容易在一個私立學校找到工作,但投入與得到的肯定,好像離期望甚遠,他一定是要找我吐吐苦水。

我最後與他約在漢國策府見面。見面後,他先拿一本當期的《天下》給我,問我看過沒?我說還沒有,但這一期的內容日前曾經被報導過,所以並不陌生。

不過,我還是在那一天下午,從頭翻閱了這一份探討台灣高等教育競爭力的雜誌,邊看邊聽阿慶的心情。

看來,他最近的挫折真是不少。一向充滿樂觀,一直把教書當為人生召喚的阿慶,看來信心已開始動搖。他抱怨著,雖然自己是正職的教師,但因為是輔導老師,因此在這個私校中,一直都受不到重視。無論他怎麼努力,作任何事想幫忙學生,但總比不上能幫學生準備考試的老師!

那一天,他首度提到他的疲倦及失望,竟然告訴我他滿適合到業界去當業務!這樣的話,從一個一向對教師充滿期待的年輕人口中講出,確實讓我暗暗吃驚。我只能安慰他,初次工作,有時總會碰到不如意事,但隨著時間及年紀的成長,自然會慢慢融入工作環境,會從工作中找到無限的樂趣!

他告訴我,他已經29歲,已不算年輕。這種年紀,還要歷經質疑與折磨,他不知值不值得?這也是他開始有想離開教職的念頭的主因。

那天我並沒有給他任何肯定的幫助,後來因為嘉雲及詩媛改約到漢國策府見我,她們到時,我與阿慶的對話不得不結束,他也離開了。

沒想到,隔了兩天,他發了一封電子郵件給我,信中的開頭寫著:「老師,我想請教您,我想辦一所學校,您認為可行嗎?」他說他要辦的學校是一所完全學校,從幼稚園到大學都有的學制。

他會有這種念頭,是因為自從念世新開始,他便想像自己哪一天也會站在講台上。畢業時,更常想像自己當一個老師的樣子。這一路走來,他的方向都沒有變。

他說週六那天,會問我退休後有何打算,原因是他覺得我是一個很有心、學識豐富,同時也是很願意幫忙學生的師長。他覺得這間學校一定要有像我這樣的老師。最後他不忘說如果他有錢或是能力來辦這件事,一定會邀請我來幫忙主持。

看了這樣的信,我覺得如釋重負。看來他已恢復正常,又開始做夢了。我回信說,他是不是中了樂透?但也不客氣地指出,以台灣當前出生人口下降,學校又如此多的情況,辦學是自討苦吃。

但我也不忘告訴他,如果台灣的學費能夠自由化,我最想辦一個Liberal Arts College,好好從教育、而不是技職的角度,訓練一批具備綜合素質及獨立思考的世界公民。因為經費充足,當然也可以照顧雖然貧窮但卻具備潛力的學生。

但說實在地,教育部管制如此多的的台灣,這樣的學校是不可能出現的。我看到逐漸成形的,反而是同一性很高的「教育部大學」!看來,阿慶的願望要實現,真不知要到何時矣!但一方面,我也為他高興,因為有夢最美,管它能不能實現!

3 則留言:

小儀子 提到...

您好
透過樂得師父到這來
是"充滿挫折的教師"吸引了我
我也是位老師,也有著與現實衝突的挫折
如果~真的有個夢想中的"完全學校"
算我一份吧!!

也歡迎您有空到我家來逛逛ㄛ!!
http://www.wretch.cc/blog/hsinihuang

匿名 提到...

看來本尊是該出現了!
這兩天陪姐姐到國家考場考出等考試
所以都到我最喜歡的世新圖書館唸書

說實話
世新圖書館是我去過數個大學圖書館中,我最喜歡的!
因為它相當有「人味」。
何謂「人味」?解釋原因如下:
第一,我本身過去就是圖書館的工讀生,而我能進入圖書關工讀是遇到貴人。
那時我大一,每天都會到圖書館報到,也常常跟圖書館的館員請教問題,因為我實在太興奮,這麼多書,隨我看,這麼多的「知識承載物」隨我使用,好棒唷,最開心的是,《沒有人跟我搶》!我就把此圖書館當我個人書房,而且有一批人隨時幫我整理、請點,嗯,很好,這些人表現很棒,通通口頭大功一支。

有一天,圖書館五樓服務台突然貼出一張「徵工讀生」的告示,我眼尖,立刻去問當時管理工讀生最認真最貼心的許老大,我倆沒有聊太多,我就被破格錄用,連學務處申請表都沒填就被告知,即日上班。我想是我太常出現,使他有月暈效應才會錄取我吧!之後工作很愉快,而這「人味」就是館員都很照顧工讀生,對於有困難的學生給於特別的協助。許老大不只教工讀生工讀的肢體工作內容,他更強調「態度」與「禮貌」以及「服務的精神」,光就這一點,世新應當多給他加新才對!我就告訴自己,我以後若是真的有一間圖書館,一定要請這許老大來當館長!

與教務長的結緣也是在那時,我還不是工讀生,只是一個小小的大一生,我竟然跑去「騷擾」時任圖書館館長的教務長,我也忘記當時問他那些問題,但是他很客氣、很有耐心的請我坐在他辦公室裡談話。
我還記得,一位組長要拿公文給他簽,他告訴那位組長:「我在跟學生談話,如果不急,我談完話再叫你來,好嗎?」這讓我受寵若驚。
說實話,那時賴老師我對他的印象都酷酷的,沒有笑容,大概是擔任館長,發現學生都只愛看漫畫書所以覺得生氣吧!但是經過幾次互動後,我的直覺告訴我,他一定是個好老師,因為好老師是具備讓學生受益、有個人獨獲之創見且願意拉拔學生的人。

第二個原因就是,世新的學生實在太不用功了,就像大多數人一樣,不喜歡唸書,所以「人味」的第二個理由也成立了。
何時圖書館會滿呢?期中考、期末考那兩週。我印想很深,我每次到了期中、期末考,我就會在學校圖書館一樓的玻璃屋k書,尤其是期末,幾乎住在那哩,只回家洗澡換衣服。有些同學也會來,但是是來作小抄或是等我們這幾個有唸書的人把筆記整理好準備作「百米衝刺」。回想起來真有意思。

畢業於世新,我一直以世新為榮,因為這裡有太多的師長是我的貴人了。
腦中想了一下,例如教務長、學務長、輔導諮商中心的小玲老師、教官室的張乾圖教官、人事室的葉至誠老師、通識的羅曉南主委、李筱峰 老師、李功勤老師、夏祖焯老師、最認真的王秘書、社心系的邱天助主任、孔祥明老師、張思嘉老師、謝靜琪老師及最棒的虞秘書、性別所的羅老師、口傳系前秘書、秦琍琍老師、游梓翔老師、嫁到美國的劉老師、法律系鄭中人老師、傳管系林富美老師、中文系徐士賢老師、英文系柯瑋妮老師、師培的陳明堂主任、前主任王淑俐老師、江文慈老師(調社心戲)、已故陳曼玲老師等等,哇!數都數不完,其他沒提到的老師請不要罵我,因為我肚子餓了。

感恩有幸到這些貴人,沒有他們的幫忙與指導,我也沒機會站在講台跟我的學生分享大學生活的點點滴滴。
只要有機會,我很願意貢獻一些心力給學校。如果自己更爭氣一點,能到大學服務,我更願意回母校「操練」一下學弟妹!

如以故部長林清江教授所言:「我們的老師不能用過去的觀念、方法教導現在的學生去面對未來社會的競爭與挑戰。」我以此自勉,同時祝福我們學校也祝福每個努力築夢的人,都能夢想成真!

in my garden 提到...

樓下挫折的老師也來參ㄧ腳說說話
樓上學弟對教職的憧憬跟我剛好相反
(我是教務長去年收留的博士生啦 在中部任教
哈~~老師知道我是誰了吧! 考完試卻還在生病中的那個啦!)

當老師從不是我最大的夢想
卻是我母親最中意的女生職業
所以我是屈服於家長的喜好而走上教職的

我在技職體系任教將近十年
仍未學會如何融入這個體系的思維方式中
於是變成一個沉默沒有聲音的老師
上完課就離開學校
不積極謀求任何好處
也不積極展現自己
甚至用沉默來保護對這個環境不甚理解的自己

為什麼我會這樣呢?
感覺上身為大學教師的教學 研究 服務彷彿在這個環境中找不到存在的意義
所以我漸漸的一點也不想做這些事

學校的辦學感覺上是私人利益權位分贓的好所在 沒有願景 ㄧ味的做些學術假象的動作來裝飾學校的門面 其實很空洞 空洞到我不理解大家為什麼還要繼續這樣......

所以我的確很感動樓上學弟那個偉大的辦學夢想 才潛水出來說說話
至少我現在的夢想都不是在工作上
因為我是挫折的老師

即使如此 還是要鼓勵勇敢做夢的學弟
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