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4月 29, 2004

陳文茜住在溫州街

最近常常有人問我,陳文茜是不是住在我家隔壁?

聽到這樣的問話,如果是一般人,我通常都苦笑以對。如果是熟人,我才會告訴他們,陳文茜住在我隔壁大樓斜對角的大樓,其實還有50公尺以上的距離。要我說幾巷幾號,我說不上來。因為溫州街的巷子不好找,就是告訴人家,還是常常找不到。

我在溫州街住了20年,看到的名人不少,郎靜山就是其中一位。但這麼久的日子,沒有人會問我那位名人住在那裡,陳文茜為什麼特別?想了一想,可能她的爭議性比較強,又常上媒體,所以才會讓人好奇。但說實在地,陳文茜搬來溫州街已經一段時間,我就是從來沒看過她在附近出現。朋友說在咖啡廳看過,也聽說她與中國時報副刊主編楊澤在「挪威森林」出現過,但我確實一直都沒有與她照過面。反而有一次看到周玉蔻,對著我們這一批明目書社的書友,詢問有沒有某一套書在出售!/span>>


陳文茜的家在一樓,門刷成一派粉紅,鐵捲門則是與別人迥異的白色,很好識別。年前,一到晚上,陳文茜的家常是燈火通明,我猜一定是常有客人,暢談終宵吧!最近,情況顯然有了很大的變化。

尤其是今年總統大選完後,陳文茜家的大門老是深鎖,晚上更是漆黑一片。朋友告訴我,媒體報導,開完總統選票陳文茜就逃到韓國去了!然而,事後的消息卻說這是她原來早已排定的行程。可見選後風聲鶴唳、謠言處處讓人惶惶不安的景象。事實上,320開完票那個晚上,我還看到警車停在她家的路口。警燈在夜空中閃爍的景象,更添詭譎的氣氛!還好一夜沒事,要不然我還真的有點擔心情勢的發展,更擔心一向寧靜的溫州街,會不會變成抗爭的戰場!

有一天早上,我如常地一大早到陳文茜家斜對角的早餐店,幫小兒子買蘿蔔糕。一邊在等待的時候,一邊則對著陳文茜家的大門端詳。一大早,她請的外傭正帶著3隻狗要外出蹓躂。想不到,看到我面對著大門觀看,外傭走沒幾步就趕快回頭,匆匆關上鐵門,而且以快動作收拾吊掛的衣服。難道她把我誤認為是監視人員?還是不良份子?

想一想也難怪,我幾乎天天都要到這一家早餐店買東西,如果是需要現做的食物,我都一邊等待,一邊看著外面做運動。這種觀視的動作,如果每天出現,很難不被誤會。

看來,名人的隱私權還真是個問題。只要一成名,想窺視及打聽的人自然源源不絕。想一想,還是當個普通人比較自由,興來穿著拖鞋、著條短褲就可以逛書店,四處優游。這也是為什麼我老是告誡學生,在溫州街碰到我時,盡量不要跟我打招呼。因為那個時候,我可能忘形地正沉迷於某些東西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