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0月 29, 2007

追夢基金會

許師父有一個理想,他想拉我一齊去完成。

作為一個推拿師父,他為何會有如此崇高的理念,我無法理解,但對於他的想法,我是百分之百贊成。

他是利用一邊推拿時,一邊跟我聊出這一段想法的。他之前也曾斷斷續續談過他想做一些事,但我都聽一聽就算了。因為,有一些不是我能幫忙及插手的。

但這一次,他提的是如何幫助窮苦人家小孩,找到一絲希望的事業,我覺得值得想一想。

他的想法其實很簡單;台灣的底層有很多窮苦人家,不管是本來就窮,還是父母親中年失業、一時工作缺乏著落,讓小孩子間接受到衝擊。他想的是,如果這些小孩值得栽培,應該如何幫他們的問題。

我想一想,這的確是一個非常實在的問題。不只在鄉下,在城市地區也同樣有這樣的家庭,這樣的情況,難道小孩要跟著沉落下去?

所以,許師父要做的,就是如何掌握這些值得幫助的小孩,然後透過善心人士的援助,或捐助、或認養的方式,幫助這些小孩就學,或學習一技之長,讓他們有生存下去,甚或發揮才能的機會。

聽他講了這一些,我突然靈機一動,脫口喊出,那就設一個「追夢基金會」吧!透過基金會進行募款,視能力協助必要的學生,讓他們至少有圓夢的可能。

他聽起來覺得可行,但他說找人募款容易──基金會一成立,想做善事的人應該不少──但如何找到真正需要幫忙的小孩,才是這項計劃的困難所在。

其實,我也質疑,這種濟貧的單位已經太多,何勞他出馬再設一個?但他堅持地指出,大部份基金會及宗教團體,救助的都是家庭,而且杯水車薪,根本無法及於小孩。更何況,有些人重面子,根本不願讓人知道,濟助常常達不到他認為值得幫助的人手上。

因此,問題就變成如何找到這些需要幫助的小孩身上。我建議他,透過村里長可能是一個途徑,因為村里長對轄區的家庭狀況最為了解。他卻說村里長現在都政治化,無法誠心地做這件事;他心目中的理想人選,就是教育界大家齊心協力來做這一件事。

這也是他一直要說服我的原因。我學資訊,可以找到學生架設網站;另外,我在大學教書,透過學術圈的網路,應該可以在各縣市,逐漸找到願意投入這項工作的義工,不只是大學教授,更包括國民中小學教師。只要網絡一建立,透過這些教師,自然可以找到需要協助的小孩。

離開他的國術館後,我一直在想,該如何幫他完成這項有意義的工作?找到一批學生幫忙架站及維護應該是不難,但如何找到一批各縣市的同好,願意撥出自己的剩餘時間,挖掘及調查需要幫助的對象,確實是這件事最大的挑戰。

但一方面,又覺得他這樣的理想,確實值得幫忙。只是該如何開始呢?

3 則留言:

hiroshiyui 提到...

一個創業家的意外人生》當事人 John Wood 的作法可供參考。

米亞 提到...

老師您好,
我是米亞, 不知從多久之前就一直有在看您的"週記"!

追夢基金會的構想真的很棒, 尤其是由一位國術館的師父提出, 更讓我覺得生活中真的有很多平凡人其實是很想做一些很不平凡的事情.

我現在在美國唸書, 去年從台南藝術大學畢業, 大學四年中我跟另外三位同學所創立的工作坊也盡可能的以音樂(以我們熟悉)的方式推廣慈善活動, 離台前也舉辦了一個巡迴慈善音樂會, 迴響不錯.

現在, 正在往專業的法律領域專研, 我認為, 不平凡其實都是由平凡人一點一滴的堆出來的...七年級其實不全是草莓, 我們只是比許多人更敢衝一些, 敢夢想大一點的事情, 但...我們也敢在草叢中砍出一條路來!!!

追夢基金會的名字真的好棒好棒, 我很希望我也能幫忙, 雖然現在看來最好的幫忙就是快點成為正式的律師, 投入社福的行列...不管怎麼說, 我會持續地追蹤後續, 若有我能盡力的部份也絕對會奮不顧身的投入自己的力量(笑)

Sincerely,
Mia

丫頭 提到...

老師您好:
看到這篇文章,真有心有戚戚焉,現在基金會太多,要捐助的人也很多,但我的錢錢少少,每次捐出去都希望能夠發揮真正"有益"的效用,就像你朋友說的,錢不是問題,但用的方式用在哪,什麼是優先,這真是令人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