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月 04, 2007

堤外風光

那一天,從堤外便道走回家時,我與葉老師刻意沿著新店溪漫步行進。沒想到,溪邊顯然別有洞天,讓我們三番兩次地一探究竟。

首先,沿河的岸邊竟然出現一條條小徑,直接通往河邊。我們好奇地鑽進這些羊腸小道,企圖了解究竟。果不其然,這些小徑原來都是種菜的民眾,日經月累踩出來的路。

一到了河邊,我們赫然發現一畦一畦的菜田,已經沿著河邊被開墾出來。

看著這些菜,我逐一辨認自己稍帶熟悉的菜種。其中有青江菜、菠菜、大頭菜及其他我所不知道的疏菜。看到這樣的景光,讓我不禁心動,很想買些工具自己開墾一、兩塊菜園,隨興種些自己特別想吃的菜。

小時,老爸曾經著迷於務農。我跟著他在田裡混過一段期間,幫他種過洋菇、草菇,還有其他各種疏菜。以前一大早起來抓菜蟲及拔洋菇的經驗,我到現在仍然歷歷在目。對我來說,如何種菜其實是難不倒我的。

我隨意地走向另一條小徑,發現一位民眾正在新開墾的菜園邊工作。我興緻勃勃地與他攀談起來,並問他想要種什麼?他的回答是蘿蔔及花生!他特別提及,新店溪旁的沙地,最適合種花生了!

我看著他的菜園就在靠溪很近的地方,覺得他很有眼光。至少,剛開始栽種後的澆水,就可以省力不少。但他告訴我,我看到的水,退潮後就消退了,到時取水會變得很麻煩。

他說,開墾這樣幾塊菜園,其實很辛苦,非常耗力氣。他指著河邊的沙包,告訴我,那是他辛苦一袋一袋填平的。看來,他下過研究,如果不這樣處理,他好不容易開墾出來的菜田,一碰到大雨,很快就會被沖刷精光了。

離開時,我看到另一條小徑延伸出來的河邊地。這是以前我所沒有見過的開闊地,土壤已經填平河邊嶙峋的消波塊,開發出一片可以長坐的平地,旁邊還矗立著大大的遮陽傘,下面更擺著可以泡茶休息的桌子。

我好奇地與在旁的老人聊了一下。原來這一塊河邊空地,是他們一點一滴用泥土,紮紮實實填上的傑作。繼續追問之下,他不隱瞞地告訴我,他們填平的目的,只是為了釣魚,而不是種菜!

這位老人說,他們有一批退休的朋友,每天都會來這裡消磨時間。從早上到下午,都可以看到他們的蹤影。他大方地邀請我們,如果有興趣,隨時可以來看看。

我好奇地問他們,他們能釣到什麼魚?他告訴我,他們早上才釣過烏鰡、鮐仔魚,及草魚,他還以手比出近60公分的長度,表示這些魚都很大。

我不無疑惑地問他們,這些魚他們會帶回家嗎?這位老人搖搖頭,他說一釣上來,他們馬上又放回去。他說,這些魚是不能吃的。看來,新店溪的污染,讓這一批退休的老人,只能把釣魚當休閒,知情的人是不敢嘗試新店溪的魚的。

那一天傍晚,我帶著滿滿的驚奇離開堤外便道。我逐漸體會,有些人永遠是不甘寂寞的;開拓的工作,永遠屬於這些人的志業。

2 則留言:

yyk1986123 提到...

hello Please try the following updated web browser,Very handy,Immediately free download!

匿名 提到...

老師,我是玟伶。我好喜歡看您描述生活中大小事情的文章,有時候看您談一些教育方面的問題也讓我思考很多。請您要繼續寫週記喔!我可是每個星期都會上來瀏覽的忠實讀者呢!祝您全家新年快樂,平安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