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1月 22, 2007

評鑑!評鑑!

那一天,我相當疲倦地離開被評的學校。

我並不喜歡這種評鑑活動,拿著一堆指標,來衡量一個單位是不是健康,本身就很不務實。但作為一個教務長,我覺得我必須第一線地了解,台灣如火如荼推出來的高等教育大躍進,到底是怎麼樣的一種東西。

我之所以疲倦,是有種種原因的。

看到評鑑被攪成如此形式化,就讓人不得不退避三舍。第一天早上,系所進行簡報時,召集人一看就知,公關顧問公司介入的種種痕跡。這樣一種表徵,也出現在訪評報告的一致化上;前此就聽說教學卓越計劃,有公關公司出沒的痕跡,沒想到這種客製化的產品,也已深入系所評鑑之中。真是哀哉已極!

另外一個令我搖頭的是,與學生的面訪也已失去了應有的意義。雖然有著形式的隨機抽樣動作,但被安排來的學生,卻彷彿經過格式化般,問不出所以然來。

這一個學校,其實嚴格執行點名制度,但當天,我面訪的20個學生,卻有14個被註明「聯絡不到」!被取代的,多半是工作人員,或是相當活躍的幹部。這樣的結果,能問出什麼,大家都已心知肚明!

經過這一次評鑑活動,我其實對高等教育的未來,有著深深的感傷!

這是一個新設的小型學校,數千名學生。照理講,如果好好規劃,它可以發展成不錯的文理學院。但一經訪談,我又覺得,這樣的學院在台灣,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

在美國,有名的文理學院,成功的重要關鍵,在於能收到頂尖的學生,加上願意花上心力栽培的老師。但在台灣,看到這一批後段的學生,只喜歡實務操作,對抽象知識所抱持的迴避狀態,我知道,這樣的理想,在台灣是很難達到的。

在這樣的學校,我只能說,苦的是老師。老師只能發揮無比的愛心,以拉拔的心態,能帶多少就是多少的理念,儘量幫助學生。從這些學生的眼神中,我看不到對知識的澄明之光。

但話說回來,在這樣的學校,優秀的老師恐怕也很難留得住。優秀的老師,有時需要千里馬讓他發揮及磨練,或是璞石(Diamond in the rough)讓他鑽磨。如果有某個老師,因為一時找不到教職,跑到這個學校,很可能一有其他機會,就會迫不及待地離開的。

我有時不斷在想,像這種只是形體健在、氛圍缺缺的學校,到底還有多少?而如果仍然執著於掛著「大學」的框框,到底還能持存多久?

我沒有答案,就是有答案,我覺得也無法做什麼。這是教育部留給我們的共業,我們必須一齊承擔!

7 則留言:

willy,lee 提到...

老師,加油‧我一直記著課堂上的一句話:知識來自於苦悶(並不是您說過,而是我自己歸類後的想法),多年過後對您課程中的那種心靈開啟的感覺仍是歷歷在目,很高興也很榮幸以我如此的不才,能有機會接受這樣的名師指導,雖然自己未成大器,對您是有所歉意的,但心中對您的學者風範以及教學點滴是難以忘懷的‧
而現今學生素質日降,由來已久,可預見的是在五年十年內也不會有所改變,因為教育是一貫的,現在的中小學生連文字表達都出問題了,更難以期盼將來他們在大學能"超英趕美",我想,或許能救治的只有人文的素養再加強,現今的學生連自重都不懂了,連考試作弊都是那麼理所當然;作業抄襲都如此為所欲為,羞恥心都沒有了,況乎學問?遑論抽象之思考了‧

七年級生 提到...

for willy lee

我以為,賴老師感嘆的是一個大環境。
學生是果也是因。兄台,責怪現今學生的素質是否太簡化了問題。三句不離孔孟,是否就能反映這份沉重?

見到這種文章,身為學生,是否應該先從本身反省起?責怪任何的可能,都是在卻除自己作為一份子的反省。

willy,lee 提到...

當然是環境的關係‧
此外,現今連家教都沒有了,學校能做的,實在不多‧

yuihwa 提到...

教務長辛苦了

yuihwa 提到...

教務長辛苦了

takumi412@gmail.com 提到...

主任* 好久不見囉:

從走過那個號稱大學窄門的時代的我們來看...高等教育的問題,不也就是技職教育所遇到的問題嗎? 只不過高等教育是氾濫,技職教育是萎縮罷了。(嘆個氣,大家都想當好人討好另外一票人,現在所有人都要承擔這個苦果)

然而我最近更害怕的是另外一件事情,我有個在小學任教的朋友,有次我跟他討論到國家的未來理想性的問題,他居然從頭到尾就用『民不聊生、吃都吃不飽了,還談十年後的國家』來否定我的想法。

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啊...連小學老師都如此地"正視眼前" (難聽點叫短視,笑!),教出來的下一代又如何能有多宏觀的心胸和放眼世界的志氣呢??

後來,我也草草地結束話題了,畢竟我要交換的是宏觀的雄心,而不是眼前的民不聊生,哈哈!

這...應該是我的牢騷吧。

好久不見囉,我的恩師。

*主任 -> 原諒我用以前大家對您的稱呼..這樣比較有親切感啊~ 哈哈!!

蕭穎 提到...

教授您好:
我是圖資系的學生,也修讀過您的書,今天看到你的部落格,看到你對台灣教育有深深的無奈,身為一個大學生是該有危機意識的,台灣教育的競爭優勢已漸漸不像以往一樣,大學文憑幾乎和廢紙沒甚麼兩樣,所以我們應該要提升自己競爭的優勢,而不是一昧的怪罪於大環境,如果不能改變現狀那就改變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