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8月 25, 2007

武癡的週末


功夫練到一定程度,多半會尋求突破。尤其稍有一些感受後,想要提升之心更形迫切。這也是近一年,我到處在各個公園及公共場所,尋尋覓覓的原因。

李仲軒《消逝的武林》一書,讓我對形意拳有所想像,企圖整合太極與形意這二派內家拳,看是否能像孫祿堂一樣,自成一家。

半年前,從網路上知道,國家戲劇院迴廊有老師在教形意拳。於是,一個週日早上,我搭著捷運,探訪了這一個形意拳的場子。

那一天,學習的人還真不少,至少有4、50人,其中老外也有5、6個左右。當天,我心意尚未堅定,只是看了一看,並沒有加入,就離開了。

幾個月前,週六下午在台大散步時,在台大的一角,看到一批人在練拳,看起來很像形意,我趨前問了一下。沒想到這個老師,不只教形意,還教八極及太極拳,看到這個老師講得頭頭是道的樣子,我一時心動,就向老師表達學習之意。

老師教的是八極拳。從最基本的功夫開始,我認真練了兩個禮拜。後來覺得畢竟是外家拳,與太極的路數有些差異,加上老師有意無意,笑我的習性已成,恐怕需要時間調整。最後,我放棄了學習的念頭。

一個月前的週日早上,我再度走向國家歌劇院,立意用心學習形意拳。結果,那天的國家歌劇院已被層層鷹架包圍,正在進行維修。我不死心地順著中正紀念堂找了一圈,看看前此的隊伍會不會躲在某個角落練習。繞了一圈後,我不得不失望地離開;這些人已渺無蹤影,可能只有等國家歌劇院整修好,他們才會出現吧!

失望之餘,本來已打算回家。後來想一想,他們會不會在228紀念公園?這個公園一向有不少人在練拳,我帶著姑且一試的心情,穿過外交部,走向228紀念公園。

我還是沒有在公園找到形意拳的隊伍,但卻看到好幾個太極拳的班子。我繞了一下,看中了一個愛講話的老師,漂亮地以轉腰化解學生的壓力,我好奇地加入這個隊伍,與他們玩了一下,摸清了行情,向老師表達意願後,決定花點錢跟這位老師學學。

第二個禮拜天,我帶著興奮的心,走到228紀念公園。遺憾的是,起意要學的班子卻沒有出現。我只好在附近蹓躂了一下,看看還有沒有其他可以讓我傾心的隊伍。

果不其然,我看到一個老師父,周遭圍著一批學生。這位師父一直滔滔不絕地說著大道理,就是不動手。看不出他的功夫,我只好又到附近蹓躂。就著樹下的石頭打起坐來,等我屬意的班子會不會出現。

等待的時候,老師父開始有了動作。我好奇地趨近觀看,看他表演的是那一派的功夫。老師父表演的其實是凌空掌,一種不用接觸人體,就可以把人打出去的功夫。我看到那個老師父,手只要揚一揚,他的學生就跳躍著一直往後退。

我覺得太不可思議,一方面也覺得這一定不是真的,狐疑地認為這兩個人一定是套好的。但一方面,自己手上刺痛的氣感,讓我一方面覺得似有可能。就這樣,我加入了這一個太極內功的場子,想試一試自己可不可以有些不一樣的經驗。

老師送了一本祝大彤的《太極內功解秘》,要我好好看一看。我利用幾天將這本書看完,而且上網查看看這個人是何方神聖。我看著他坐著,將來訪的香港人震得跳起來的樣子,感覺確實有些東西,只是太玄了。

我無法告訴看這一篇文章的讀者,凌空勁到底存不存在,我仍在實驗。但上週,我告訴老師父,祝大彤震飛香港人的情景,他為了讓我相信,要求兩個很壯的學生,用力將他壓著蹲在地上;然後,他以呼吸開闔的方式將二個年輕人震開,輕鬆地站起來。

看著他的表演,我知道中間果然有訣竅,只是太不可思議,我無法用語言讓沒有經歷過的人相信。

各位看倌,請不要追問我;我仍在掌握與了解。

3 則留言:

thismy 提到...

其實那是內勁,掌握了勁的運用,震飛他人不靠外力蠻力。大成拳中的勁學也可參考一下。

匿名 提到...

您好,無意間看到你的文章....
你說那位新公園"凌空勁奇人"我也看過
網路上似乎有人對此人"有點不同意見"
當初我和朋友兩人去新公園想去看另一個傳說中的奇人,但沒有看到...剛好看到這位凌空勁前輩,我和朋友都想試試,但這位前輩言明需要當他的學生才能試,因我倆這段時間皆無法去學習,所以只能留下遺憾,無緣試手,連你所謂的掌心刺刺感皆無得體驗...冒昧請求,若對這位前輩教的東西證實真假後,是否可告知?
留下mail qeaglehsu@gmail.com
希望可得到您的回應,謝謝

匿名 提到...

你好!您看到的形意拳應該是羅德修老師吧是易宗的系統可以查一下!羅德修老師是以實戰出名的跟蘇東成是同門可以上網查一下就知,至於那位凌空勁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