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6月 13, 2008

油漲效應

本來以為油價上漲與我八竿子打不到底,沒想到,我終究還是逃不了!

我這個人久不開車,現在天天走路上班,下班則搭捷運,照理講受到油價的影響微乎其微,但終究還是有兩件事衝擊到了我。其中最大的影響,就是許師父決定6月21日後,國術館要暫停營業!這樣的消息,對他所有的老客戶,鐵定是晴天霹靂!

那一個週六下午,他告訴我這個消息時,我一時之間以為他開玩笑。以為他像往常一樣,一段期間就要消失一陣,進行他的修練期。但一再確認之下,才知他是說真的。我不死心地問他,生意這麼好,為何還要停業!他的回答,連我都覺得不可思議!

他說,汽油價漲,百物跟著飛漲,他一個月推拿所得,快被來回的油錢及租金這些上漲的成本吃光,想一想,不關又能怎麼辦?以現在高漲的成本,如果要維持,他一週必須多收10個客人才能打平,但他已經年紀一大把,那來的體力?

我聽了就插嘴說,那就調高推拿費呀!以他的客人的忠誠度,對他的依賴性,大家多半會接受的。他卻搖搖頭,指出他的客人並非個個都是有錢人,如果調整價錢,很可能來的人會變少,結果還不是一樣?更何況這些都是老客戶,他也不忍心。

因此,他已確定將台北的國術館結束,回竹南老家,小本地經營推拿的生意。在自己的家裡推拿,不用付租金,不用花油錢及停車費,所有錢都是淨賺,還可以比較輕鬆一點地做,以他現在的年紀及體力,恐怕已是最好的安排了。

聽一聽,看他心意已決,只好死心。但一方面,對這一位已經幫忙推拿十幾年的老師父,我還真的覺得很難捨。十幾年的交情,已讓我們變成好朋友,就要如此分離,一時之間,確實深感遺憾。私底下,希望他最後能改變心意,繼續留下來照顧我們。

另一個影響的例子,則是唐師兄必須提早回美國。

唐師兄去美國近半年,連他最在意的總統選舉都沒回來,我已開始擔心他是否有三長二短發生。還好,上週總算看到他練習太極的身影,重新出現在堤外便道。

當然,每一次碰面,總是要問他要待多久。本來以為一如往昔,應該會留下3個月以上。萬萬沒想到,他說只能佇留兩個月。

我關心地問他為什麼,他的回答竟也與油價的暴漲相關。

原來,他此次回來,因為油價太貴,航空公司一向給的長票,現在規定必須在兩個月搭完。因此,他再怎麼樣,也只能在台灣待兩個月!

這就是我這個生活簡單的市民最無奈的地方;我自己消耗汽油有限,但油價上漲的代價,影響到好朋友,最終又回頭衝擊到我,真是池魚之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