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7月 26, 2007

農村再造

最小的姪兒結婚,我再度回到故鄉。

喜宴上,村長也受邀參加。村長似乎對我頗為了解,一看到我,馬上熱誠跟我打招呼,並拉拉雜雜講了一堆,我一時無法聽懂的話。隨後禎祥堂兄在宴席中逐一告訴我後,我才有了一點梗概。

原來村長很有心,推動了幾項頗受肯定的舉措,包括找義工打掃水溝、設置老人關懷據點等。尤其後者,因為提供老年人不時的健康檢查及諮詢,據說深受老年人喜愛。怪不得一向對政治不感興趣的大哥,都當著村長的面,說他做這麼多,下次選舉,沒有人會是他的對手!

隔天,禎祥堂兄來找我聊天,我才知道,村長對社區總體營造,非常有興趣,企圖將老舊的村子改頭換面,進行美化的工程。但在某次的村民大會上,卻受到老一輩的反對。主要的原因還是,老一輩怕這種翻新的的作法,如果政府無法補助,到最後是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又要沒錢的村民自己承擔?

那一天,我以一個遊子的心情,與堂兄溝通我對故鄉再造的想法。我指出,我們一直懷念的鄉下,是小時候大自然仍有生命力的日子;水流乾淨,魚蝦成群,田裡的青蛙及田螺處處重現!我告訴堂兄,如果村長能回復這樣的自然環境,我覺得才是真正的總體營造!

堂兄及大哥一聽我這種講話,頗為讚賞。但大哥不得不傷感地指出,這樣的世界恐怕已一去不復回了!大哥種柳丁,他最了解農民的習慣;噴完的農藥瓶丟在水溝,清洗噴桶選擇就近水源的地方,而噴洒的農藥,更隨著大雨流向大小河川,這種農藥無所不流竄的環境,如何期待農田及水溝有任何生物再現?

講到這裡,堂兄只能轉圜,他說目前能做的,就是在現有的環境上盡量美化吧!但我仍不死心的告訴他們,現在的規劃必須為下一代考慮,要不然,我們留給下一代的,將會是一個慢性自殺的生活空間!

這樣的話,喜宴當天,降仔兄的一席話幫我作了佐證。

降仔兄是老家的一部活字典,他因為勤於奔走,對故鄉的民情地理非常了解。那天早上,降仔兄一早就到喜宴會場,因為沒事,就跟我聊了開來。我們當然也聊到了水的問題;可怕的是,降仔兄告訴我,故鄉的水井在民國50幾年開挖時,大約挖了360台尺,但現在開挖任何一口井,必須深入到630台尺,才可能保障水源的無虞。

他還告訴我,故鄉因靠山區,地勢較高,水質還比較好。以他前此的工作經驗,鐵路往西海岸的井水,因為污染源的逐漸沉澱,就是挖得到水,也多半不適合飲用。

從降仔兄的說法來類推,可能沒多久,故鄉的地下水一樣會被破壞殆盡的。試想想看,農藥及殺蟲劑如此沒有限制的使用,再經過水流及大雨的沖刷,難道不會一樣逐漸沉澱到故鄉村民賴以為生的地下水?

作為一個異鄉的遊子,我其實非常希望他們能理解,經濟不應該是一切,健康的生活才是我們的關注所在!而乾淨的河川,只是其中一個小小的要求而已!

但與堂兄及大哥的一席話,我卻看到環境逆反的不可能!這到底是誰的悲哀!是大自然?還是人類自己的悲哀?

1 則留言:

lanlan 提到...

曾幾何時,小時候的鄉村生活已經蕩然無存?!整片綠油油的稻田、路邊曬滿滿的高樑或玉米、左右鄰舍幫忙收穀的場景,都只能在腦海裡迴響......
回不去了......對吧?!